極品家丁_安碧如x楊淩

时间:2020-06-18 05:22:40 分类:古典武侠

霧氣蒸騰,水煙迷漫,白玉池內,溫泉滑脂!



安碧如握著一塊香胰,在豐曱腴玉嫩的胴曱體上,輕柔細緻地搓曱著、擦著而她的一身冰肌雪膚,竟似比砌成池子的白玉更加雪亮富於光澤。



光陰流逝,並未在她三十餘歲的肉體上留下絲毫歲月的痕跡,僅僅讓她越發地性曱感誘人,充滿成熟尤物的魅力滋味。



也難怪,苗寨聖姑所修之秘法,能保青春不老,修習之人,便是生命完結之時,亦是雙十少女模樣。



她正在摩挲著自己膩柔的腴軀,腦海心房均被池水浸得一片迷離,卻是忽聽一陣風響,水霧倏爾散開,池水上也泛起一陣微瀾。



安碧如心頭一驚,隨即明白,定是楊淩來了。



“小壞蛋……”安碧如眼波如水,嗔道,紅唇翕動處,泛出一片驚心動魄的嫵媚。



楊淩卻是心急如火,一把拽下曱身上衣衫,便縱入池水中,祿山之爪如飛龍探出,攥曱住安碧如一對豐碩的乳瓜,嘻嘻笑道:“又大了呢。哪天真能將姐姐開孢了好生調弄一番,豈不是要成哈密瓜了?”



安碧如被他以極高明的挑曱弄手法撚住一對艷紅猶如覆盆子的乳蒂,不由吖地一聲嬌曱叫起來,叫聲中滿含曱著成熟曱女性的魅力,卻是旋即哼一聲,道:“不行,碧如還要留給林郎呢……”



楊淩想到如此誘人的美人兒,終究要便宜林晚榮那飯桶小子,終究一陣不快,道:“那……後邊不行麼?”



“一樣是陰陽交融,和前邊有何區別?”安碧如哼道。



楊淩一陣無奈,金剛杵卻早已碩立而起,在水中對著安碧如昂首示曱威。



安碧如嬌甜一笑,如絲如魅,當下將一雙玉手沈入水中,捏住了楊淩的長戟,以纏絲勁拿捏摩挲起來。



她的柔荑修長溫潤,在池水噹中,越顯膩曱滑。安碧如以一種絕妙的節奏,掌指沿著楊淩日漸長碩的龍王槌撫曱弄柔捏,時而柔美如夢,時而急促如鼓,指尖更是如同勾弦挑箏,在碼眼上次第來回點弄著,更不時照顧著他的兜囊。



她的一對渾曱圓如瓜的玉曱乳,猶如水袋一般自然垂下,顫巍巍地擦著楊淩的胸口,一對紅酥曱酥的蒂兒更是漸漸漲大起來,挑曱弄他最敏感的神經。而美人的兩條修長的白腿,竟是彎曲向後,柔韌得令人難以想像,以染成丹紅的腳趾細細點著楊淩的臀曱溝。



楊淩身軀一顫,在安碧如玉手魔力般的鼓搗下,差點登時便走漏而出。但他終究是此間老手,精關一鎖,一雙手越發歡快地捏曱弄起了安碧如的雪白奶曱子,玉兔兒彷彿要在他手裡化成水滑了去。



“喔……”安碧如帶著顫音,低低呻曱吟:“你這害死人的小壞蛋……”



她的俏臉暈紅如血,斜斜睨著楊淩,眼角眉梢都是勾魂奪魄的霪媚。



楊淩心頭得意,掌指撚得越發歡快,左手交替在她碩乳上打著旋,畫著圈兒,發力忽輕忽重,玩得一對冰峰滴溜溜地轉著,右手卻是撫上了安碧如後背流暢的曲線,沿著緞子般光澤惑人的肌膚一路向下,掌心吐力,按壓安碧如渾圓的臀兒。



兩路夾攻之下,安碧如呀地嬌叫不休,很快便小丟了一回,蔭精漾入池水噹中,帶著微微的渾濁。



“姐姐可還舒坦麼?”楊淩邪邪地挑逗著道:“不會被小淩淫得昏了過去吧?”



安碧如嬌軀輕顫,冰肌粉紅,低低呢喃:“作……作死!姐姐還沒那麼不濟。”



楊淩哈地一聲大笑,雙掌齊出,於水中在安碧如雪一般的臀丘上一陣鳴鑼擊鼓一般的拍擊,軟肉如同波濤一般在他指尖顫抖,清水白霧也悠悠鼓盪,含著十二分的溫柔旖旎。



他將安碧如一把按倒在池底,身軀一個顛倒,陽棍便朝著安碧如紅艷潤澤的如同芳花的嘴兒紮了下去。



安碧如呀地一聲,還沒來得及躲避,便被靈龜湊到了唇邊,帶著微鹹的熾熱,登時燙得她神智一昏,神魂兒也不由浪了起來,張開紅唇,將靈龜輕輕含入。



楊淩將身軀整個壓下,脊背微微弓起,這樣一來,他的口唇正能湊到安碧如的私密之處。



但見成熟美人的恥茅如同水草一般在泉中蕩漾開來,顯得柔軟而悠美,雪丘隆得如同饅頭一般,乃是最為夾人的鎂穴口兒,當中擠得緊緊的陰口紅潤嬌嫩,有如胭脂,當真是說不出地霪靡誘人。



楊淩不由瞧得心搖目眩,魂盪神迷,卻又因不能立馬干個爽爽美美,心頭生出失落之意。



只是此時此刻,安碧如已然將他的朝天棒大半含入,如同膣腔一般吸吮起來,口中香津玉液溫熱無方,小蛇兒更是乖巧到了極致,時而在他碼眼上頭點磨,時而繞著長槍旋轉,觸感絲絲悠悠,直入心魂,惹得楊淩又不由身軀戰栗起來,股腹溝一陣抽搐,急忙將舌條探出,撥開綿綿幽草,在安碧如的饅頭鎂穴上撥掃作弄。



安碧如登時通體皆趐,肌膚越發泛紅,卻被楊淩緊緊壓著,口唇更是含著他的行貨,既動彈不得,又出不了聲,登時周身觸感陡增,被楊淩腹部擠著的肥RU更是頃刻間酥融欲化,不由鼻息嚶嚶,動人心魄。



由於是在水中,兩人只能運轉武學秘法,如魚兒般呼氣,如此一來,安碧如的嚶嚀之聲,聽上去別樣幽幽,有一種絕妙的隱微滋味,如怨似慕,帶著三分的羞澀卻又含著七分的快美和盪魅,聽得楊淩心頭越發如火,舌條發力一挑,弄開蛤唇,鑽進了安碧如的庇穴之中。



他的大劍也在這一刻又漲了一號,發力一頂,竟是鑽到了??安碧如的喉關,惹得美人不由低低發出嗚鳴。



咽喉的美肉柔膩嬌嫩,無與倫比,楊淩登時一陣快美無邊,舌條在安碧如的縫兒裡頭如同怒龍攪海一陣翻騰,品味花蜜微羶的香甜,感受淺谷的擠壓吸力。



安碧如卻是難受起來,發力掙紮,秀發在水中漂浮飛甩,猶如墨色的飛瀑,偏生嬌軀無力,只得任由楊淩深喉摏了十數記,一炮迸發,將暖熱的漿液嘩啦啦送往安碧如的食道當中。



而她的鎂穴被楊淩一陣舔弄,也不爭氣地大丟一陣,潮水於池底噴發,隱隱有溫熱油滑噴上楊淩的面頰,如醬似蜜。



這時,安碧如方才撐起力氣,將楊淩推開,猛然出水,一陣乾嘔道:“小冤家,你想弄死我麼?”



楊淩見她青絲沾滿水滴,點點落下,妖嬈猶如最勾魂的水妖,面綻緋花,嬌軟無力的神情,顯得越發成熟嫵媚,心頭無比快意,猛地將她豐腴柔軟的軀體攔腰抱起,放到池邊,再次反方向壓上這具豐滿雪嫩的胴體。



將腦袋湊近安碧如股間,斜視而下,幽谷之下,淡紅帶黃的肛兒,褶皺沾水後顯得越發嬌嫩,在雪白泛粉的臀肉映襯下,更顯誘人無比,伴著美人身軀的顫抖而輕輕翕動著,似是待人採擷。



楊淩發出一聲粗重喘息,當下低頭將口唇覆上,對準秘蕾一陣猛吮,舌尖更是向其中探索而去。



安碧如正以手圈弄著楊淩射過一會之後,堅硬不減的紅玉如意,鳥道頃刻被襲,不由呀地尖叫道:“小淩,那裡不行啊!”



她嘴上抗拒,其實鋼門被楊淩嘴上一吸,帶著全身都顫抖起來,不由快意暗生,如同閃電一般炸開,又如洪水一般難休難止。



楊淩猛地親了一口,發出啵地響聲,這才放開,盪笑道:“碧姐姐也親我的便扯平了。”言畢,又將口唇貼上去,這次卻是舌頭在鋼口和饅頭鎂XUE之間拉動推擠,碾出一條亮晶晶的水線。



安碧如被楊淩一陣舔弄,芳心劇顫之下,一陣昏亂,聽楊淩此言,竟是著了魔一般,也將口唇貼上去,吻上楊淩的臀眼鞠花,雙手則越發賣力地照顧著楊淩的長棍和子孫袋兒。



兩人交互嬉弄,不多時,又戰到了爆發的邊緣。安碧如臀丘已是被楊淩作弄得顫抖不住,鞠眼翕張不休,忍不住柔腸一顫,別有幽愁暗恨生,一陣氣流便砰地噴薄而出。



但安碧如乃苗寨聖姑,修習天香神功,不惟花蜜略帶香甜,就連放出的暗氣,也幽然含香,楊淩不由滿鼻皆美,直透肺腑,一通爽利的狂吸,而靈龜也再也挨不住安碧如的掌指之技,噴薄而出,在安碧如玉手和側臉間飛濺開來,一片黏膩之白。



楊淩一陣喘息,這才移開身子,掬水洗淨安碧如臉面,兩人一番長吻,方才分開。楊淩揉捏著安碧如肥大的屁股,哈哈道:“碧妹兒,今次算誰贏了?”



安碧如躺在地上,嚶嚀不住,好一會才道:“我還能動,哪里分得出勝負?”



楊淩咬了咬唇,道:“既然如此,再過幾年,定要把你幹死淫昏了,弄得你這小宕婦心花兒開,芯子都乾酥摏爛了,才見得我的本事呢……”



安碧如聽得俏臉通紅,道:“說什麼渾話,難聽死了。”



“不這般挑弄你,怎麼能教又盪又媚的安姐姐把小淩記在心尖兒裡呢?”楊淩低低道,眸光中全是能迷倒天下女子的風流意味。



安碧如聽得嬌軀一顫,差點又小丟一回,楊淩在這成熟美人身上卻是終於弄得全身舒服通透,穿上衣衫,悄悄離開聖姑香居。